吴不问。

我知錯就改
所以別在我我這裡甩你的優越感
脾氣很好 絕不杠精。
我爱周润发
qq2451835695

今晚最后一更
画风我给你扭回来!
。。
算了算了
就当放了个废料
江湖再见。

调的我肾疼
这该死的画风
以前的吴复生不像所以删了
现在虽然还是不像,,
就这样吧
我放弃了www
吴复生x吴志辉

爱到荼蘼。(複問)


劇情魔改,無所謂我不要臉

吳複生給左輪上了膛,把這冰冷的觸感放在李問手裡,一樣冰冷的手握住李問的手,由鬆,到緊,把無名指搭上扳機,緩緩舉起。
“殺了他們。”
低沉磁性的聲音像惡魔的低語,騷動李問的心,撩撥,擾亂,扯斷,
這是一句命令。
“我,
李問的聲音在抖,他在害怕,他在顫抖,黑色的烈焰快要把他灼燒殆盡,吞噬他所有的純潔,善良,無知,軟弱。
“唔...
他在哭,邊抖邊哭,他的眼神已經飄忽不定,閃爍,閃爍,熄滅,又搖晃,火光的內焰快要熄滅,卻閃爍,閃爍,
“我不想殺人!求求你,求求你...
眼淚在流,在流,流過李問臉上的每一寸肌膚,紋理,滲入血液,神經,李問渾身發冷,哆嗦,哆嗦,他的神經被冰冷淹沒,他感覺自己要被溺死,抑或窒息,都行,反正他快要死了,快要死了,他要瘋了,他要瘋了,但他瘋不了,瘋不了,有吳複生在一天,他就不會失去理智,他會一直被攥在手裡,感受一次次窒息,離死亡只剩千分之毫米,但他會被一直攥手裡。
“殺他還是殺我,你選一個。
“求求你,別逼我!吳生,我真的不想殺人!
李問終於喊了出來,更像是尖叫出來的,他睜大了雙眼,終於看清他那雙已經佈滿血絲了的,失去聚焦了的,瘋魔的眼,眼底淚水也湧了出來。
“愛一個人,就要接受他的全部,相信他為你做的每一件事。
我都是為了你好!
阿問,你愛我嗎。”
“能不能都好好活著,吳生...
“我捧你當主角,你不當也得當!
你以為你沒了我是什麼,你就是我手裡的一顆將棋!
除了我之外你不配擁有任何。

這世界上從此沒了光。

“砰砰
“砰砰砰

吳複生很驚訝的看著他。
吳複生怎麼也沒有想到的,那是李問第一次看見吳複生那個表情,
驚訝,悲傷,複杂的沒辦法解讀的那種啊不敢相信的眼神,

“噠
“咚
李問低頭去看,
床上的男女已經躺在xue泊里,鮮紅色的xie像是綻開來的玫瑰花,暈染著白色的床單。
鮮紅漸漸變成暗紅色,黑紅色,最後變得粘稠,散發出腥味。
李問好興奮,他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
哪怕是看見阮文也沒有,
“桀桀...”
他笑著,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興奮,
但他又回頭看吳生。
早就沒了氣息,低沉著腦袋,
“啪嗒,啪嗒
暗紅色的液體奏出血腥的交響曲,在夜的襯托下格外振奮人心。
一步,
一步他靠近吳生。
他抬起腳,踩在他身上,
李問很愉悅,他的嘴角上揚出表示非常滿足,
他跪下來抱住吳生。
他開始哭。
你別奢望一個大男人能哭的多好聽,就像公鴨子一樣,歇斯底里,嘶喊,懊悔
眼淚混合著吳生身上的xue,蹭在李問臉上。
他大哭,哭累了小聲的抽氣,眼淚苦幹了又打淚隔。
他哭累了,他抬頭,把他的唇碰上吳生的唇,他用又暖又軟的舌頭去接吻,但是吳生的嘴裡祇有一股鐵銹味,甜甜的,他去舔,直到把吳生嘴裡的最後一抹甜味吃抹光。
他又軟下來,去親了一口吳生的臉。
他像是撒嬌一樣看著吳生,衹是這雙眼睛裡此時只剩下瘋狂的愛意。
李問傻笑著甜甜的說
“我愛你呀,吳生,
我這麼愛你,
我願意為了你做一切,
我可以殺人,
但是我也要殺掉你。
因為除了你我不想要任何。
如果你不逼我也許不會這樣的...
我...
衹是...
愛你而已...
為什麼...

“桀桀......
李問笑著,一開始小聲的笑後來越來越大聲,尖銳,扭曲,嘶啞。

他撿起地上的手槍。
白熾燈下是他贈予吳複生愛意的紅色玫瑰花。

還有什麼值得,
歇斯底里。
對什麼東西,死心塌地。
誰層傷天害理,誰是上帝...
我們在等待...什麼奇跡...
最後剩下自己...捨不得挑剔...
最後對著自己...也不大看得起...
心花怒放,卻開到茶靡。

開到茶靡   完






後續想吃糖就去見我寫的上一篇掌心吧,自己銜接糖,我懶得在寫了,最後,喜歡的紅心藍手謝謝mua


最後
我好短小...

掌心(複問,刀子捅到最後就是糖了)


五百年了我更文了
不要問我水仙第二部呢,我不知道!
(不願面對
總之,喜歡的給個心吧,,
謝謝

李問終於發現,他不會愛人。
他的愛都是模仿他看到別人被愛的樣子,他只會複製。
他笑著,
也沒有人愛他。
也沒有人愛他。
是的,他是個天才,一個只會複製的天才。

那天的爆炸,他以為他會死,也好,反正這該死的一切也該結束了,但他沒有。
熊熊熱浪燃灼了一切,海水,遊艇,秀清,以及他的過去。
偏偏死神把他遺留在人間。

在那之前,他是被上帝拋棄的孩子,在那之後,他是被死神遺漏的人。
為什麼...
我衹是想要被愛...
愛...

李問坐在酒吧裡。
裡面很吵,充斥著音樂聲和瘋狂的人們歡慶的聲音。他也瘋了,不過是真的瘋了。
他開始笑,他居然無聊到幻想出一個叫吳複生的人,那麼完美,高大,英俊,風趣。
        絕情,殘忍,嗜血,冷酷。
他居然無聊到幻想出一個叫李問的人。
        軟弱,無能,善良,天真。
        癡情。
他們是極端。
但他們都有人愛。
他們,愛著彼此。
李問曾經也愛過人,那時候他還沒有這麼瘋狂,他還是一個落魄的畫家,怯怯的看著她,仰望不及的,被矚目成天才的她。
他甚至瘋狂到把秀清整成他的樣子,還說出假的有時比真的好這種話。
李問覺得他愛阮文。
愛的瘋狂,愛到偏執。
甚至是他或者的希望,他黑暗中的光。
但李問發現他錯了,他不是真的愛阮文,
也許一開始有過感覺,但之後卻變質了,但是他捨不得,他不願意承認,他沒人愛也不愛人。
好像小孩子喜歡的玩具,長大了不喜歡了卻捨不得扔,要把房間填滿。
變質的愛情,捨不得放下,也要把心填滿。
可惜煙花易冷。

他抿了一口酒。
他從來不喜歡喝酒,嘴裡苦澀,搞的他很不舒服,但他的心卻沒有感覺。
這下好了,鑫叔死了,華女死了,bobby和四仔也死了,最後,秀清也死了。
就剩他一個了。
呵...
吳複生和李問也死了。
永遠都不會醒來了。

喝了一口的酒被丟在了酒吧,李問走出了門,點了根煙,冬天的風其實沒有秋天的冷,衹是刺骨的寒。
像刀子划在李問身上,一刀,一刀,衹是不見血。也就不會疼。
走在大街上,也沒有幾個人,這個點安分的人都在家,放浪的人在霓虹燈下。
失意的人祇有他。
昏黃的街燈照在卡其色牆面上,腳底下沒有被清掃乾淨的落葉吱吱作響。
“秋意濃啊。”

李問靠在牆上,回憶一切。
也許李問和吳複生一樣,都是他這輩子得不到的。
無論是一顆純潔的心還是高傲的心。
他都沒有。
他卑微,膽怯,骯髒,狂躁,瘋魔。
真是個渣滓。
李問也覺得他是個渣滓,也就應該被別人踩在腳底下,碾碎。
沒人愛就沒人愛吧,反正我這垃圾也就這樣了,無所謂了。
反正也不會有人愛他的,从一開始就應該知道,
從一開始就應該知道的,何必掙扎呢。
應該知道的。

啪嗒--啪嗒-
李問看著地上上的淚花。
漸漸的變成一小攤。
仿佛他的過去,狠狠的砸落。
粉身碎骨。

“這麼晚,一個人哭啊。”
眼前是一隻修長的手,輪廓分明。看起來像是養尊處優,有錢人家老爺的手,但是卻有著老繭。
遞著一塊手帕。

李問覺得自己很狼狽,所以他不抬起頭。
那個人笑了一聲。
是皮鞋与地面奏出的聲音,他走進。
蹲下來仔細的給李問擦眼淚,出手很輕,在幫李問擦乾他所有的悲傷之後,那個人站了起來。

像摸小狗的頭一樣,寵愛的揉了揉李問的頭髮,蓬鬆柔軟。
當李問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人已經走了。

李問想說什麼,但他還是沒說。
李問想追過去看看那人的臉,但他還是沒追。

算了吧,省點事,他累了。
好好的當個垃圾吧。

待了一會,李問重新站起來,拍拍衣服上的灰,往前走,低著頭。
過了今夜,他依舊是那個渣滓,在世間禍害,他要把這世界攪成一灘渾水,他不好過,別人的日子也不能比他舒服。
果然他是個垃圾。
頂著秋夜的風,他往前走,眼淚已經流幹了,也該繼續尋歡作樂了,走到轉角。
暖暖的,軟軟的,滿滿男士香水的味道,不濃,似有似無,更多是衣服的那種味道,說是洗衣粉也不像,衹是像秋日裡的陽光。
“你被逮捕了,李問,你認罪嗎”
“我認什麼罪,我犯什麼錯”
“你偷走了我的心”
警察輕輕的說。

垃圾又哭了,
李問是他,李問也是他。
都是真的。
他衹是,他衹是不想承認自己是個垃圾罷了。
但是這個垃圾真的好想被愛啊。
可是吳複生卻從來都不曾說一句愛他。
他很生氣,很生氣,他殺死了吳複生。
他也知道他殺不死他,他從進監獄那一刻就在害怕,他後悔了,他又害怕。
他總是這樣,所以吳複生總是很失望的説
阿問,你讓我好失望。
在他出監獄看到吳複生的那一刻他狂喜,他害怕。

我永遠在他掌心裡了。

就算我變成什麼樣,我永遠,無論如何我都逃不掉。

就算我自我的催眠我也逃不掉。

為什麼,

李問在抽泣。
他的人生從遇到吳複生的那一刻就被掌控了,走向了吳複生為他安排的路。
今天他終於明白,
他和吳複生都是為了彼此而生的。
舉世無雙,無可替代。

李問被緊緊的抱著。

原來我不是真的愛別人,我衹是在想,愛我的人,怎麼還不來找我。

但他還是來了,
李問真希望吳複生再也不會離開他。
永遠不會。

“我愛你,愛到偏執。”

“我要你永遠在我的手心。”

“享受我給你的溫暖。”

“我愛你。”

“我要你永遠把我捧在掌心。”

“溫暖我。”

李問説。




掌心   完

這個梗!
庄導我服。
雖然是玻璃渣,
但是在另一部裡面是糖啊,
四捨五入就是糖!(瘋遼

周润发先生真的是人间至宝,,,
哭了

图源
微博
長樂街神龍賭聖❤

失恋巧克力爱人/复问(作家问x现实吴

咳,好久没写复问了
其实还是喜欢的但是就是没什么灵感
明天有考试,今天突然就基情澎湃
写一写从来没碰过的作家问问和吴生吧。
最后
绝超快乐。
(玻璃渣快乐预警最后标明包含港妹的金句梗

眼前的录像机里重放着那个片段,
一个omega杀死了他的alpha,
在最终最终,
李问只是一个beta而已。

beta闻不到信息素也不会有发情期,也没有一个人懂李问编这个故事时的心情。
大概吴复生最懂他。
可惜吴复生不曾存在过这个世界上。

你们看到银幕上李问杀了吴复生无数次。
但你们又如何知道,在构思这个故事的每分每秒里。在李问推翻的每个版本里,
吴复生都是永生而永寂的。

他在他的故事里活着又死去,死去又复生。
他要叫吴复生。
因为在这次以后,吴复生就完成了他的任务。
不会再离开,也永远不会回来。

李问停下了笔。
这是他最真实的梦,也是最完整而最残缺的。
他曾经梦见过无数次片段。
而这一次是最完整的。
他曾经无数次对这个梦境有这美好的幻想。
最后剩下的只有心痛。
你知道空腔效应吗,
那颗子弹打中的不仅是吴复生,
还有李问,
在他心里留下了永远的空洞。

他打出了回车键。

这是李问写的小说 奇迹 的最后一次更新。
他真的遇到过吴复生。
在一家糖果店里。
他很喜欢吃Feodora的巧克力。
尤其是75%的。
苦涩又甜蜜,苦的像泪水,带着一丝咸。
也是那次,他认识了这个优雅而又神秘的男人。
这个男人喜欢梳背头,就像八九十年代的人一样,复古而又不失气质,或许应该说,气质这个词是专门为他打造的,他总爱笑,眼睛里总是柔情似水,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
他也喜欢吃Feodora的巧克力,恰好也是75%的,李问问过这个优雅的绅士原因,绅士笑着说,我以前受过伤,味觉出问题了,需要这个来刺激神经。
李问第一次听说这样的病,呆呆的愣住了,男人朝着他笑了笑,轻轻的笑着。
从那天开始,李问开始期盼周六,因为每周六男人都会去那里买巧克力。
时间久了,他们渐渐熟悉,但是李问始终不知道这个男人叫什么,干什么的,住在哪。
最后,李问渐渐明白,
也许就只是个普通朋友罢了。
他渐渐没在去那家店。
在网上连载的关于他们的小说,点击量很高,很多人都在催更。
但是李问却再也没见过那个男人。
他有在去过那家店,可是男人却在也没来,老板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仍然买了一盒巧克力,回到家里。
他呆呆的坐在窗台前,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如此想念。
还记得第一次遇见,男人长得很高,比阿问高多了,站在阿问前面。阿问想让他让一让,可偏偏男人长得那么高,阿问的声音又那么小,,就一直等着,直到男人回头一下子和阿问撞了个满怀。就在那一瞬间,也许吧,是因为本能反应,男人抱住了阿问,阿问不知所措,脸红红的。
明明很奇怪不是吗,怎么心里扑通扑通的......
......
阿问在回忆
阿问哭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流。蜷缩成一团。
怎么,心里这么空。
明明以前满满的。

阿问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就听见敲门声。
怎么,是快递到了吗......
打开门,一个穿着快递服的人说,
“您好,您的快递。”
但他的手里空空如也。
阿问一头雾水。
“那么,签字在哪里呢?”
“在这里。”
男人搂住了问,关上了门,快递帽掉下来,大背头变得有些零散,但阿问知道,这是他的吴复生。
男人轻轻的吻着他的唇,苦涩又甜蜜,涩的像泪水,带着一丝咸。

最后阿问出了书,书名叫无双。
阿问觉得无双的含义,就是感情里没有谁能代替谁,就像他和高先生。
 

无双。







对不起,我把吴复生的真实身份写成了高进,给大佬们递巧克力(喜糖
也是第一次写复问
以前都喜欢写警复or警问
最后,求小心心
求评论,求支持,谢谢

我要这日月无光/吴复生个人水仙(警x复)---1

李问假释了吴复生。
李问死了。
其实对于吴复生来说,这只是李问欠他的罢了。
可是这颗该死的心,怎么就那么痛呢。
吴复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窗外的阳光透过暗红色窗帘,照射进来的只有可悲的血红色。
在地上倒映出可悲的结局。
真不甘心啊,明明那么爱过,可他却从来没接受过我的爱意。
我灼热,嫉妒,扭曲,残暴的爱意。
这爱的烈焰灼烧我卑鄙的心,直至燃烧殆尽。
依然空空如也。
吴复生的头发因为糜颓也懒得打理,杂乱的像一团钢丝球。
身上穿着的白色束袖衬衫也沾上了鲜红色的血。
他躺在实木地板上,痴痴的看着天花板。
“阿问。”
可惜没有人回答,
永远也不会有了。
吴复生第一次哭了。
第一次这么无助,心里那么空。
空空如也。
“吱-----
有人来了
会是谁呢
吴复生懒得看了
没力气了
无所谓了
没那么重要了。
“哒 哒......
一个影子挡住了吴复生脸上的光。
吴复生只看见一条黑色西裤配皮鞋的腿。
眼前人拉来了窗帘,阳光刺眼。
吴复生以前不喜欢关灯,现在讨厌光。
心里就很烦,打了一个滚,坐起来,头发又坨下去几分。
“噗嗤。”很讽刺又带着可怜别人意味的笑声。
那个人伸出了手,
肌肉的轮廓清晰可见,蓝色警服戴着白手套,
吴复生不想搭理他,别过头去,拍拍屁股,自己站起来。跨着大步往前走。
“真的要走?”
“真的要走。”
“你去哪。”
“随便。”
“这么草率。”
......
吴复生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
依然是招牌式的笑容。
“我和李问一样,长大了,你别管我了,我可以。”
可是,眼泪真不争气,就那样往下流。
很烦,吴复生干脆大笑,越大声越好,盖住哭声,就不会知道难过。
这方法一直在用,不会错的。
他擦干眼泪,大步流星往前走。

吴复生坐在酒吧里。
灯红酒绿,这里的人都很开心,这里是欢乐场,这里是温柔乡,一杯酒,可以忘却痛苦,麻痹神经,吴复生坐在最里面。
喝着一杯鸡尾酒。
平时他和红酒都不会醉的,可这次头有点晕晕的。
有几个靓妹想邀他一起,毕竟,帅哥谁不喜欢呢,当然,都被吴复生拒绝了。
吴复生嘴里苦苦的,又很甜。
于李问的回忆浮现在眼前,仿佛一切仍在昨日欢愉中,不曾破灭。
他痴痴的笑着,笑着,不知道的人也不觉得奇怪。
到这里来找乐子的人,谁没有点故事呢。
眼前有点模糊,吴复生想要叫服务员来结账,只是还没来得及招手,就闭上了眼睛。
也好,也还能和阿问梦里相聚一下。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在吴志辉家里。
为什么知道是吴志辉呢,看这个房间的破样子就知道了,豆腐块被子,各种老古董家具。
真是受够了这个老古董哥哥。
可是就算这样,吴复生竟然觉得吴志辉的日子比他好。
至少没有爱的人,心也不会痛。
眼前厨房里的是吴志辉,吴复生他哥,一个落魄几十年还是底层的警员,梳着干净的背头,穿着警服,黑西裤,黑皮鞋。
真的是个老古董。
吴复生不满的想。
还在想,
老古董就过来了。
“你的事我了解了。”
“呃,你,想开点。以后,也许会遇到更好的...
吴复生更烦了
这个老古董就连哄人都不会。
怪不得一把年纪没要到老婆(超凶
虽然这么说,但其实还是嘴硬。
“知道了。”
“你那房子,暂时,不能住,先住我这吧。”
“嗯”
“呃,好”
“嗯”
吴复生不想理他
故意不想理他。
吴复生心里还有李问。
吴复生心里还装着李问,
这辈子装不下其他的了。










今天晚上有星星。
吴复生坐在窗台上。
有时候普通人的生活也挺有盼头。
他打来了李问给他的信。
“老大,
好好生活,
我这条命,
应该值五百万吧,,
不够的,下辈子再还吧。
老板,
好好生活,
我不是你最好的选择。
所以,
你要想开点,
有些事别那么冲动
执念有时候真的的很可怕的
我不希望他毁了你,
最后,
老板再见!”
吴复生有点哽咽。

说什么找到下一个最好的
你就是我的全部啊混蛋小子
吴复生知道他还是要忘了阿问。
可是又怎么忘得掉呢。
明明我们都爱过,可是
为什么那么该死,
这老天爷却不愿意成我这一对。

是命吗

......
吴复生想了很多。
他看着他和李问的照片。
长长的,
叹了口气。
有些故事
也许就没有结局了。
烂尾也好
最起码不是悲惨结局。

哈...
(泣)


未完待续,
写的宛如狗屎
等我晚点来填坑吧,累了倦了🌚

沙雕警察与撩妹苦手(什么屎 /忘情champagne

私设一堆
吴复生和吴志辉是兄弟关系
吴复生是真的
李问不是画家,是帮吴复生背锅的(警察逼的
李问和自己水仙(奶问x黑问
总之双吴真的爽爆啊
快乐肥宅
快乐水仙
最后,
喜欢的点赞
嘻嘻




我觉得大家也明白了我要写啥
警察吴x天才吴(我不会写错了!我也许是第一个写水仙的!我的想法大胆又危险!

让我们开始吧。

“曾经痴恋
曾经分手
如今跟你又聚头
一种他生的感觉
心底默默流
如果当初
重不分手
人生一起怎么走
也许那天太早分了手
到了这天却开不了口
始终不知道以后
旧情人是个做到最好偏错失的结局
怎么没有结果结果长夜里恐怕已想得太多
旧情人是个在脑海中飘过的感叹号
是对是错了也好
离别了只觉我已是迷途......”    
                                               周润发 《旧情人》
眼前的男人浑身是血。
高傲的背头变得零散,眼神里是暗淡。
那个天才,少爷,如今也变得落魄。身边是打翻的盘子,杯子,满地玻璃渣。
“阿生。”这声音极度温柔,像春风,像湖泊,温抚人的心,却抚平不了吴复生心里的伤痕。
穿着警服的男人走向他,脚下的渣子咯吱作响。
像吴复生破碎的心,被践踏,碾碎。
“他还活着。”
“可他为什么,不来见我。”
吴复生的睫毛颤动着。
也许他曾意气风发过,不可一世过,但此时,他只是个受伤的人罢了。
“我去找他了,他和另一个人在一起。”
“把他追回来啊,傻瓜。”
“没用了,”吴复生的声音有点要哭出来。
“也许这就是命吧”他是不会哭的。
警察顿了顿,蹲下来,膝盖发出咯吱的声响。
吴复生看着他。
他凑近
戴着白手套的手搂住吴复生的后颈。
“你不想就试一次吗”
“放弃爱情的男人,是不会成大事的。”声音磁性,低沉,宛若恶魔的低语。
松散的眼神渐渐聚焦,瞳孔渐渐缩小。
他渐渐抬起头,终于看清了,那双布满血丝,疯狂的,眼。
嘴角的弧度渐渐上升,提起,不再是他招牌式的微笑。
他疯了
彻底疯了。
警察也看着他的眼睛,相反,这双眼睛柔情,清澈,像云端的彩虹,驱散世间阴霾。
警察搂住吴复生的腰,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天才和疯子,一步之遥,
我要你做天才。”
“就像你要他做主角一样。”
“既然我给了你机会你不要,那就做我永远的天才吧”
“永远。”
他说。
吴复生高挑,身材也好,但是对于一个警察来说,抱起来还是蛮简单的,像抱一只受伤的小猫一样,轻轻的。
警察解开天才的西装马甲,
衬衫。
胸口已经被血浸透了,鲜红的血,刺眼。
健美的肌肤上一道道伤痕,往外渗透着他的回忆。
吴复生低沉着脑袋,呼吸微弱。
警察拿出消毒水,棉签,绷带。
“嘶”
“疼”
警察笑了笑。
“比子弹疼吗。”
“你弄的疼,能比吗,条子。”吴复生别过头去。
脸上依稀有一点红晕。
警察对这一切很满意,但是又没有表现出来。
这让吴复生很不爽。
“喂,你是木头吗。”
警察不说话,继续包扎。
“刚才又劝我,现在又不理我。”
“你他娘的真不是个东西。”
警察顿了一下,放下了手上的绷带,依旧温柔的笑着,白手套上难免沾了点鲜血。
他用手轻轻地抚着吴复生的脸。
以前都是吴复生对别人这么干,现在换到自己,也终于知道了这种感觉。
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眼前的人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稍微年长,让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警察的眼睛让人琢磨不透,那双温润的眼睛,此时却让人看的毛骨悚然。
“你,干嘛”
吴复生有点抖。
他是真的有点害怕,天才杀人也敢,屠村也敢,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吴志辉他就怂。
什么鬼啊,难道是因为他是警察吗,那也没啥好怕的啊。
吴复生没注意自己的脸红成什么样子。
大概,就像咸鸭蛋的黄儿一样吧。
吴志辉更加觉得吴复生可爱了。
真是可爱极了。
他们现在靠的很近。
吴复生都能感受到吴志辉在他脸上呼出热气的温度。
突然怎么一种冰凉的感觉。
吴志辉的唇吻了上去,
天才的脸更红了,堪比高邮咸鸭蛋。
但他没有动,整个人都绷直了,吴志辉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握着他黑色手套的手,握紧了,
口腔里烟草的味道弥漫开来,让他喘不过起来,又无法抗拒。
他把一只手搭在警察身上,靠近了,
此时清晨的阳光照了进来,
阴霾终究会被驱散的。
人生苦短,
“你要给我吃糖,一点苦我都吃不下去”
天才撒着娇。
“给你吃棒棒糖要不要”
“老色魔!”
警察依旧笑着,他在享受他的宝贝天才。




水仙大法好
喜欢的点个赞吧
这些东西我都要写长的
今天太晚了我就记录一下灵感了
最后
邪教赛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