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不问。

我知錯就改
所以別在我我這裡甩你的優越感
脾氣很好 絕不杠精。
我爱周润发
qq2451835695

我要这日月无光/吴复生个人水仙(警x复)---1

李问假释了吴复生。
李问死了。
其实对于吴复生来说,这只是李问欠他的罢了。
可是这颗该死的心,怎么就那么痛呢。
吴复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窗外的阳光透过暗红色窗帘,照射进来的只有可悲的血红色。
在地上倒映出可悲的结局。
真不甘心啊,明明那么爱过,可他却从来没接受过我的爱意。
我灼热,嫉妒,扭曲,残暴的爱意。
这爱的烈焰灼烧我卑鄙的心,直至燃烧殆尽。
依然空空如也。
吴复生的头发因为糜颓也懒得打理,杂乱的像一团钢丝球。
身上穿着的白色束袖衬衫也沾上了鲜红色的血。
他躺在实木地板上,痴痴的看着天花板。
“阿问。”
可惜没有人回答,
永远也不会有了。
吴复生第一次哭了。
第一次这么无助,心里那么空。
空空如也。
“吱-----
有人来了
会是谁呢
吴复生懒得看了
没力气了
无所谓了
没那么重要了。
“哒 哒......
一个影子挡住了吴复生脸上的光。
吴复生只看见一条黑色西裤配皮鞋的腿。
眼前人拉来了窗帘,阳光刺眼。
吴复生以前不喜欢关灯,现在讨厌光。
心里就很烦,打了一个滚,坐起来,头发又坨下去几分。
“噗嗤。”很讽刺又带着可怜别人意味的笑声。
那个人伸出了手,
肌肉的轮廓清晰可见,蓝色警服戴着白手套,
吴复生不想搭理他,别过头去,拍拍屁股,自己站起来。跨着大步往前走。
“真的要走?”
“真的要走。”
“你去哪。”
“随便。”
“这么草率。”
......
吴复生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
依然是招牌式的笑容。
“我和李问一样,长大了,你别管我了,我可以。”
可是,眼泪真不争气,就那样往下流。
很烦,吴复生干脆大笑,越大声越好,盖住哭声,就不会知道难过。
这方法一直在用,不会错的。
他擦干眼泪,大步流星往前走。

吴复生坐在酒吧里。
灯红酒绿,这里的人都很开心,这里是欢乐场,这里是温柔乡,一杯酒,可以忘却痛苦,麻痹神经,吴复生坐在最里面。
喝着一杯鸡尾酒。
平时他和红酒都不会醉的,可这次头有点晕晕的。
有几个靓妹想邀他一起,毕竟,帅哥谁不喜欢呢,当然,都被吴复生拒绝了。
吴复生嘴里苦苦的,又很甜。
于李问的回忆浮现在眼前,仿佛一切仍在昨日欢愉中,不曾破灭。
他痴痴的笑着,笑着,不知道的人也不觉得奇怪。
到这里来找乐子的人,谁没有点故事呢。
眼前有点模糊,吴复生想要叫服务员来结账,只是还没来得及招手,就闭上了眼睛。
也好,也还能和阿问梦里相聚一下。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在吴志辉家里。
为什么知道是吴志辉呢,看这个房间的破样子就知道了,豆腐块被子,各种老古董家具。
真是受够了这个老古董哥哥。
可是就算这样,吴复生竟然觉得吴志辉的日子比他好。
至少没有爱的人,心也不会痛。
眼前厨房里的是吴志辉,吴复生他哥,一个落魄几十年还是底层的警员,梳着干净的背头,穿着警服,黑西裤,黑皮鞋。
真的是个老古董。
吴复生不满的想。
还在想,
老古董就过来了。
“你的事我了解了。”
“呃,你,想开点。以后,也许会遇到更好的...
吴复生更烦了
这个老古董就连哄人都不会。
怪不得一把年纪没要到老婆(超凶
虽然这么说,但其实还是嘴硬。
“知道了。”
“你那房子,暂时,不能住,先住我这吧。”
“嗯”
“呃,好”
“嗯”
吴复生不想理他
故意不想理他。
吴复生心里还有李问。
吴复生心里还装着李问,
这辈子装不下其他的了。










今天晚上有星星。
吴复生坐在窗台上。
有时候普通人的生活也挺有盼头。
他打来了李问给他的信。
“老大,
好好生活,
我这条命,
应该值五百万吧,,
不够的,下辈子再还吧。
老板,
好好生活,
我不是你最好的选择。
所以,
你要想开点,
有些事别那么冲动
执念有时候真的的很可怕的
我不希望他毁了你,
最后,
老板再见!”
吴复生有点哽咽。

说什么找到下一个最好的
你就是我的全部啊混蛋小子
吴复生知道他还是要忘了阿问。
可是又怎么忘得掉呢。
明明我们都爱过,可是
为什么那么该死,
这老天爷却不愿意成我这一对。

是命吗

......
吴复生想了很多。
他看着他和李问的照片。
长长的,
叹了口气。
有些故事
也许就没有结局了。
烂尾也好
最起码不是悲惨结局。

哈...
(泣)


未完待续,
写的宛如狗屎
等我晚点来填坑吧,累了倦了🌚

评论(6)

热度(13)